读《毛选》,真的会让人变得通透吗?

不瞒大家,我一直是一个挺乐观的人,但去年有一段时间,自己突然变得很焦虑,觉得日子过得很煎熬,总结那段时间状态极差的原因,大体有

以下三点:

一是怕,怕犯错误。做什么事情都是谨小慎微,患得患失,随时担心自己说错话,做错事;

二是急,急于求成。给自己定了很多目标,做了很多计划,往往一件事情还没有干完,就开始干另一件事情,结果一件事情也干不好;

三是迷,当局者迷。看似天天都在找方法,找思路,找灵感,以为自己懂了很多,但一遇到问题还是两眼一抹黑。

这三条让我无时无刻不感到焦躁不安,失眠、易怒更是常态,根本谈不上任何工作学习效率。

而这种焦虑情况的好转,是在去年重读《实践论》、《矛盾论》之后。就像教员写出《矛盾论》,解答了他在湖南一师求学时对“世界大本大源"的困惑一样。《两论》同样解决了我的诸多困惑,让我变得更加从容通透。

通透和简单其实是不一样的,简单是因为没有看清一些事情的本质,所以没心没肺;而通透,则是看清了世界的复杂,依然选择简单。

《矛盾论》告诉我:不要尝试一次性解决所有的问题,因为问题后面还是问题。问题就是矛盾。

“矛盾是普遍的、绝对的,存在于事物发展的一切过程中,又贯串于一切过程的始终。”,"生命也是存在于物体和过程本身中的不断地自行产生并自行解决的矛盾;这一矛盾一停止,生命亦即停止,于是死就来到。”(《矛盾论》)

《矛盾论》告诉我,只要人还在这个世界上,就不可避免的要面对矛盾,不管是自己身体上的,还是外部世界的,这是普遍规律。想要给自己定一个目标,达到这个目标后,就没有矛盾,这是不现实的。

就好比,有些人的目标是变得很有钱,认为钱可以解决所有矛盾,成为有钱人了,财务自由了,就万事大吉、没有矛盾了。是这样的吗?不可否认,钱可以解决很多矛盾,但当你真正成为一个有钱人后,你会发现,矛盾的数量并没有变少,只不过换了一种类型而已,但解决不好,本质上都会让你不开心。所以,生活的真相,是一个矛盾连着另一个矛盾,我们能够做出的最优解,就是用乐观的心态去迎接矛盾。急,是没有用的,只要今天比昨天好,不就是希望吗!

《实践论》告诉我:面对复杂世界其实是有一个简单公式可以应对的,这个公式的名字叫:实事求是。

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按规律办事+在实践中检验和发展规律。

不是看不清复杂事物的本质吗?

《实践论》教会我,你先要去占有大量的感性材料,然后通过“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思考作用,只有这样才可以认清事物的本质和规律。

第一次,你可能“左”了。因为了解的情况还不够。

第二次,你可能“右”了。因为思考方法还不科学。

但第三次、第四次……只要不气馁,总有一次,你会窥见事物的本质规律。“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种形式,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而实践和认识之每一循环的内容,都比较地进到了高一级的程度。”(《实践论》

不是怕犯错误吗?

《实践论》告诉我,人之所以会犯错误,是因为主观思想和客观实际不合。"人们要想得到工作的胜利即得到预想的结果,一定要使自己的思想合于客观外界的规律性,如果不合,就会在实践中失败。"

《实践论》更告诉我,谁都会犯错,犯错误是人生常态,最关键的是要学会接纳自己的错误,并在错误中成长。“人们经过失败之后,也就从失败取得教训,改正自己的思想使之适合于外界的规律性,人们就能变失败为胜利,所谓"失败者成功之母",“吃一堑长一智",就是这个道理。”(《实践论》1937年7月)

而不管是认识规律,还是面对错误,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全程贯通着“实事求是”的思想,对我来说,“实事求是”就是面对各种复杂的人、事、物的绝佳方法。“实事求是”,既是“术”,更是“道”。这也是我将“实事求是”作为各类头像,时时勉励自己的根本
原因。设想一下,当各种复杂问题朝你涌来的时候,你都有自己的一套应对方法,你还会迷茫焦虑吗?

《两论》告诉我,只要路选对了,慢一点儿其实没关系。这个世界上,真正的英雄主义是,看清生活的本质后,依然热爱它。真正的通透则是,看清世界的复杂后,依然能够从容选择“简单”。要待人,就真心实意。要做事,就实事求是。不懂,就老老实实去学;不会,就老老实实去问;犯了错误,就老老实实去改;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做,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解决。杜绝随心所欲,杜绝自欺欺人,杜绝想一出是一出。

有这样的态度,即使世界再复杂,人心再难测,一时不成功,我也相信自己可以从容应对。最后,用教员的一段话与诸君共勉:人类总得不断地总结经验,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有所前进。停止的论点,悲观的论点,无所作为和骄傲自满的论点,都是错误的。

阅读剩余
THE END